聖 巴西流或巴西略(St Basilius Magnus 约330年-379年1月1日) ╰⊰¸¸.•¨* Chinese

https://saintsofmyheart.wordpress.com

http://taiwanhongkongofmyheart.wordpress.com

TAIWAN & HONG KONG OF MY HRART

SAINTS OF MY HEART

Portknockie-Cliffs-ntl.jpg

01_vasileios2.jpg

聖 巴西流或巴西略

(St Basilius Magnus 约330年-379年1月1日)

聖 巴西流或巴西略(St Basilius Magnus 约330年-379年1月1日),該撒利亞主教,4世纪教会领袖。

约330年,巴西流生于該撒利亞加帕多家的一个富有而敬虔的家庭。其父老圣巴西流,母亲聖伊美利雅,祖母聖婦長馬克利諾,長姊聖女馬克利納,弟弟女撒的貴格利,以及彼得,色巴思(Sebaste)主教。有历史学家认为东正教的圣女Theosebia是他最年幼的妹妹。
幼年时,巴西流随家人迁往本都(Pontus);但他不久就回到加帕多家与母族住在一起,因而他有可能由其祖母抚养长大。
巴西流在君士坦丁堡及雅典学习,四五年间,他结识了同学拿先素斯的貴格利,并和未来的皇帝尤里安成为朋友。他们都受到俄利根很大影响。
在雅典期间,他开始了对宗教的严肃思考。他寻访叙利亚和阿拉伯的隐修者,学习敬虔热诚,以及如何以苦修战胜肉体。
此後,他擔任本都的Annesi附近的一家女修院的院長。其時,他母親伊美利雅已是寡婦及其長姊馬克利納等都在那裡度敬虔禱告的生活。色巴斯的優斯塔修当时已在本都隐修,因此受到巴西流的尊敬。然而他们在教理上存在分歧,导致他们两人渐行渐远。在360年君士坦丁堡的会议上,作为半亚流主义者安居拉主教巴西流的随员,他与坚持“同质”(homoousia)者一起共同反对亞流主義。与亚他那修一样,他也反对马西顿派。
巴西流因为他的主教Dianius签署了Rimini会议所定的信条而与之决裂,直至Dianius逝世前才与之和好。巴西流在365年成为該撒利亞长老,这可能是他上司优西比乌(并非教会史家优西比乌)的请愿的结果,因他们希望以他的智慧反对人多势众,又有皇帝瓦林斯支持亞流主義者。
370年,巴西流接任优西比乌成为該撒利亞主教。由于該撒利亞教区的重要性,其主教是本都当然的督主教。他不仅热衷于正统,对于对手的优点他也不会视而不见。为了和睦的缘故,他在不牺牲真理的情况下可以妥协放弃正统所使用的术语。瓦林斯千方百计地要把亞流主義引进他的教区,而他则尽其所能抵挡。皇帝有意将他放逐,可是最终没有下手。
为了使教会摆脱亞流主義,巴西流亦曾向西方教会寻求支持,也得到亚他那修的帮助。然而在圣灵的本质上,巴西流遭到了质疑,尽管他也认为圣灵与父子本质相同,但出于东方教会的传统,并不使用homoousios一语。因为这一原因,约于371年时,他遭到修士中极端分子的非难,而亚他那修则为他辩白。他与優斯塔修因教义上的分歧而引致猜疑,而另一方面,他对极端的“同质说”感到不快,在他看来,这是复活的撒伯流主义异端。
巴西流生前未能亲见教会摆脱意见分歧的困扰,也没能看到他在东西教会之间的努力取得成功。他染上肝病,而他的苦修生活加速了他的早逝。
他曾在該撒利亞建立救济机构,作为救济院,医院和收容所。
Adversus Eunomium《驳犹诺米》,巴西流于363年至364年间写作三卷反对犹诺米所持的父子不同说的极端亚流主义观点。《驳犹诺米》前三卷由巴西流所作,而第四卷和第五卷则是托名之作,作者并非巴西流或老底嘉主教阿波林,有可能是岱迪瑪。
De Spiritu Sancto《论圣灵》,是巴西流對於聖靈位格所寫的第一本完整論文,其中巴西流以圣经和古教会的传统证明圣灵的神性。這本書對於尼西亞信經的修訂,並最後增加描述三位一體第三位的條款,具有很大的影響力。
在解经方面,他留下了Homiliae in Hexaemeron《论创世六天》,和对诗篇的解经Homiliae super Psalmos,十七篇。
他在伦理及隐修方面的著作是Moralia和Regulæ。前者是为在俗信徒写作的道德伦理指南,而后者是为隱修制定的規則,在東方教會隱修院奉為圭臬,分长短两篇。在留下的不计其数的证道中,除了关于教义和解经之外,其反对高利贷和关于368年饥荒的内容也很引人注目,也有的教导对殉道者和他们遗物的敬礼。巴西流教导后生学习古典著作的重要性。
巴西流留下的书信有三百余通,对于了解当时的教会历史具有尽管他受到疾病的折磨并身处动荡的教会,从他的书信中仍可以看到其达观,温良的态度。
大多数以巴西流命名的禮典实际上并非他本人的作品,但其中保留了巴西流收集整理教会礼仪的成果。拜占庭禮儀中,《大聖巴西略禮典》一年只用十次左右,《金口聖若望禮典》则更常用。[1]
巴西流所有的作品皆编入Patrologia Graeca,其拉丁译本质量参差。

該撒利亞的巴西流的三位一體論

巴西流的三位一體論是從反駁歐諾米、馬其頓紐派和敵聖靈派的論戰中發展出來。巴西流三位一體論的特色在於他對聖父,對聖子,對聖靈這三方面均有論述,尤其對於聖靈的神性提出有利的辯護,奠定了三位一體論最後一項的基礎。他三位一體論的論述有幾個重點:

1.巴西流從一個本質的觀點來認定父、子與聖靈不是三位神,因為他們具有同等的神聖實質,而這個本質比祂們的個體更真實,又絕對不會破壞祂們的獨立性。他也特別強調神的神的「奧秘」,他認為神的本質非世人能透測,也不可能被理解的,這個觀念也成為東方基督教思想的主要神學公理。

2.對於聖子的「生」,巴西流認為不能把神聖的生(生產)與人類的誕生,拿來作為次位論的類比。他訴諸陽光的類比來證明「生(受生的過程)也可以是永恆」的邏輯。所以父永恆生子,兒子是永恆從父受生的,但也不能以神永恆生一子,來推論子次等於生祂的父神。

3.巴西流的聖靈論的基礎來自於《聖經》,他根據《約翰福音》15章26節和《馬太福音》28章18至20節的經文主張聖靈是神,因為《聖經》稱祂為主,是賜予生命者,又說祂是自父而出,並且與聖父、聖子一同受敬拜的。他以聖靈能知道神的事,來證明聖靈是神。此外,他訴諸基督徒的得救經歷是來自聖靈的成就,以此來確立聖靈不可能與父,子有別。

巴西流對三位一體論的最大的貢獻,乃在於將聖子的本質與位格分開,他強調神只有一本質,卻有三個位格,即父的位格、子的位格以及靈的位格。這定義在公元381年的君士坦丁堡公會議被定為正統,成為東方教會對三位一體的標準解釋。該撒利亞的巴西流的三位一體論

資源:

Wikipedia

Advertisements

聖 以赛亚 St Isaiah the Anchorite 靜修之道 第25章 奧秘心禱 Ascetics-Jesus Prayer ╰⊰¸¸.•¨* Chinese

https://saintsofmyheart.wordpress.com

http://taiwanhongkongofmyheart.wordpress.com

TAIWAN & HONG KONG OF MY HEART

SAINTS OF MY HEART

1867792_m.jpg

Os-Hsaias-2010.jpg

聖 以赛亚

284921-26.jpg

靜修之道 第25章 奧秘心禱 Ascetics-Jesus Prayer

心禱能使內在安定,在苦痛中得安息,

心禱使我們能愛、能感恩並謙卑。

聖潔的修院院長Abbot Isaiah 以赛亚,也是埃及的隱士,他認為心禱是一面心靈的鏡子和良心的明燈。有人也將其比喻為屋內不停發出的、輕微的人聲:潛入的竊賊一聽到屋內有人醒著,便趕忙飛竄逃走。這個屋子就是我們的心,而竊賊是那邪惡意念。禱告是看守人的聲音。但看守的人不再是我,而是基督。

靈性活動使基督在我們的靈魂中具現化。這需要不停地記得主:將主藏在你的裡面、你的靈裡、你的心中,和你的意識中。「我身睡臥,我心卻醒」(雅歌5:2):我自己睡了、撤退了,但是心仍堅守在禱告中,也就是在永生中、在天國裡、在基督中。我生命的樹根,穩穩地扎牢在源頭裡。

而實現的方法就是這句禱詞:「主耶穌基督,神的兒子,憐憫我,罪人」。出聲重複這句禱告,也可以不出聲在心裏面慢慢地、持續地禱告,但要保持專注,並且讓心儘可能地從所有不適當的事物中解脫出來。所謂不適當的事物,不只包括對世俗的愛好關注,也包括種種的期望或是想要祈求解答,或是幻想各種內在異象、試煉、所有各種浪漫的夢想、好奇的問題、各種想像等,都是不適當的。單純(simplicity)才是不可或缺的條件,而謙卑、身心節制一樣也是必要的,基本上關乎這場無形戰爭的一切條件都是必要的。

初信者應多加提防任何最細微的神祕主義傾向。心禱是一種活動,是實際的事工,是一種方法,能使你自己領受並使用神恩典的力量—恆常存在,然而隱藏在已受洗的人裡面—好能夠結出果子。祈禱使這力量在我們的靈魂裡結出果實,除此別無他求。它是一把堅硬的,能擊破外殼的槌子。放棄所有享樂、狂喜、天堂聲音的思想:這是唯一通往神國度的道路,就是十架的道路。釘死在十架是一種可怕的酷刑。但除此以外,我們別無他想。

在嚴格的自我紀律下,用一種簡單、一致的生活方式,將自己「肉體」的生命牢牢釘在十架上。而「思緒」的生命,以及幻想,也應同樣被嚴格控制。藉著禱詞和經文,藉著研讀詩篇和聖教父們的作品,以及其中所命令的,將「思緒」的生命釘牢在十架上。別讓你的幻想恣意飛舞。人稱「思緒紛飛」通常只是在幻想世界中漫無目的地舞動翅膀。當你的思緒不是專注於工作,就立刻再次轉向禱告。

務必要使思緒和想像,如同訓練有素的狗一般地服從自己。別讓小狗到處亂跑、亂吠、翻垃圾桶,又跑到臭水溝玩水。同樣的,你也應該總是要能夠把你自己的思緒和幻想喚回,你必須無數次地、時時刻刻都這樣做。若非如此,恐怕就像St. Anthony所說,你就會像匹馬,不斷地在更換不同的騎士,直到疲乏倒下為止。

若太用力敲打核果外殼,你可能會把裡面的核仁也打碎,所以小心地敲。不要突然就跳到心禱。開始的時候要有所節制,甚至之後也可用其他的禱詞練習。不要太焦慮,不要認為你已能夠專注於禱詞中的每個字詞「主」、「憐憫」。你的禱告必定會分心走意、散亂無序: 確實如此,因為你只是人類。「只有使者在天上,常見我天父的面」(馬太福音18:10),而你只是有著生理慾望的屬世軀體。假如一開始你有長達幾小時完全忘了禱告,也許忘了整天或更久,別驚訝地向天尖叫。視之為自然,簡單看待:你是位缺少經驗的水手,被其他事情如此焦慮地困擾著,以致於忘了要持續著觀看著風象。所以別對自己有所期待,也別對別人有所要求。

專注是一回事,分心是另一回事。禱告使你的思維活絡而清楚:這就是對的方向。禱告者看見周圍萬事,注意並觀察著萬物,透過禱告才能如此正確行事;禱告以清晰穿透的光芒,照亮萬事。

聖靈在我們裡面的聖潔之地運行,只要我們持續擴展心中獨立於世俗的聖潔之地,屬靈的人性就會不斷成長。

禱告能使內在安定,並在苦痛中得到平靜安息,使我們能愛、能感恩並且謙卑。相反地,如果你緊張焦慮、情緒高昂或深陷沮喪,因而混亂不安;如果你感到痛悔、痛苦或是一種誇大的行動意願,或者你陷入狂喜中或醉酒感官中;如果這些事讓你好像聽音樂一樣地享受,讓你感到極度的開心或滿足,因而對自己和對整個世界都感到滿意—你就走錯路了。你在自己身上建造太多東西,吹哨收兵吧,每個真實的禱告總是從自我責備開始。

光明的天使總是帶來平安,這平安是黑暗的魔鬼不計一切代價要摧毀的。藉此,眾教父說,一個人能夠分辨出魔鬼的力量和真正的良善。

imδφγκλη΄λδκφage.jpeg

資源:

http://theological.asia這裡

台灣基督東正教會 Orthodox Taiwan